女儿自称医院工作为何不肯露面? 失联数月深陷传销 - 连锁经营 - 反传销救助网-专业传销受害者救助机构
首页>传销新闻>连锁经营

女儿自称医院工作为何不肯露面? 失联数月深陷传销

时间:2016-09-19 13:18:32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麻袋 点击:906

中安在线讯(记者 完颜华杰)女儿自称在医院工作,父母几经周折查找却杳无音讯;“失联”数月不知女儿踪影找政府寻人,三次因女儿来肥,却有着不同的遭遇。近日,来自山东的梁师傅终于在滨湖找到了自己失联数月的女儿,将深陷传销的孩子带回老家度过中秋节。

  女孩“失联”数月父母求助政府寻人

  早在8月下旬,包河区打传办就接到市长热线举报,称山东一梁姓男子说自己女儿小露可能被人骗入传销组织,许久未与家人联系,恐出意外,希望政府可以帮助找寻女儿。按照梁师傅提供的信息,包河区打传办特意将几名队长喊来办公室,要求将此信息务必传达到每一位队员手中,一旦发现女孩踪影立即与家属取得联系,但是由于梁师傅提供的信息内容有限,想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刻意逃避打击的的涉传人员,任务十分艰难。

  然而,9月上旬,打传办执法人员在清理一处传销窝点时,在一个传销人员的手机里发现小露的名字,但是很可惜的是,这名传销人员与小露并不认识,只知道对方活动的大概范围。在掌握到这一消息后,执法人员便开始对小露曾出现的地方进行蹲守。

  9月10日上午10时,打传办执法人员在包河苑B区5栋的楼下发现几名年轻男女,神色异常,执法人员立即对几人展开调查,巧合的是,小露就在其中。执法人员在小露及其同伙身上均发现传销笔记,可以证实,这个“失联”数月的女孩真的如她父亲所猜测的那样,是名传销人员。

  丈夫打击传销妻子做好后援

  现场,执法人员立即拨通梁师傅电话,对方得知消息后也沉默了一下,不知道是为找到女儿高兴还是为女儿加入传销难过,但是梁师傅还是央求执法人员能够先帮忙将女儿控制住,自己和老伴马上购买车票来肥。

  正值中午,带队队长将小露领到单位食堂,安排她吃饭,下午再由工作人员看着,但是到了晚上,单位人都下班了,这可怎么办?也没有专门的房间可以容留她过夜。“小露爸爸明早才能到合肥,晚上没人看着多半是要跑掉的,我们找她可不容易啊。”思来想去,考虑到对方还是个女同志,打传办一名姓陆的队长只好给自己老婆打了电话,央求她帮忙照顾一晚。

  三次来肥寻女此行终于团聚

  第二天天未亮,打传办的一位队长就接到了梁师傅的电话,对方称自己和妻子、小舅子已经到了合肥,但是考虑到父女见面可能会出现争吵等情况,队长表示要和梁师傅先聊聊。

  据梁师傅称,早在几个月前,女儿自称在合肥滨湖某医院找到工作,并邀请老梁来合肥转转,但是当梁师傅见到女儿并有了一番交谈后,直觉告诉他,女儿可能是加入了传销,目标是他口袋里的钱。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梁师傅偷偷来到女儿口中提到的医院,但是经他询问,科室并无此人,当他想找女儿一问究竟时,小露竟然“不知所踪”了。

  第一次没能把孩子带回家,梁师傅觉得很懊悔,所以没过过久,他再次来到合肥,但是这次却受到女儿“朋友们”的刁难,找各种理由阻止他们父女见面,与此同时,传销组织里的人也告诉小露,“你父亲来就是为了把你带走,阻碍你发财,你千万不要见他”。

  受人蛊惑,正深陷传销美梦的小露对同伙的话深信不疑,干脆拒接梁师傅电话。“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呆长了,是死是活我们都不知道,这能不叫人担心吗?”走投无路之下,梁师傅只得拨打市长热线,求助当地政府,希望能够帮他找到孩子。

  传销日子不好过中秋回家享团圆

  在稳定住梁师傅情绪后,执法人员安排他们在打传办办公室见了面,或许是提前做过功课,梁师傅没有过多的责骂,反倒是小露的母亲情绪有些激动,特别是听到孩子说在组织里过的不好,母亲一把将其搂住哭着说“你这衣服还是从家穿去的,都破洞了”。

  “我后来也感觉到这是传销,是不好的,但是每次只要我一动摇,表现出想离开的样子,他们就会安排很多人来给我说教,让我打消念头”小露说,她在这里过的很艰苦,也十分想家。

  目前,梁师傅一家已经在包河区打传办工作人员的护送下乘坐火车返回山东老家,这次一家人终于可以过一个团圆节了。

麻袋反传销工作室由反传销知名人士麻袋于2008年创建,是专业的反传销机构,可协助传销受害者家属进行实地解救传销痴迷者,并可对传销痴迷者进行反洗脑心理疏导工作。 麻袋反传销网提示:凡是缴纳入门费2800元,2900元,3000元,3800元,3900元,33500元,36800元,69800元等,以五级三阶制为计算返利制度,打着连锁销售,资本运作,阳光工程,商务商会运作,网络营销等都是传销,望大家提高警惕,不要上当受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