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微商博邦“传销术”:以“卖油分红”名义拉客 - 金融传销 - 反传销救助网-专业传销受害者救助机构
首页>传销新闻>金融传销

原标题:微商博邦“传销术”:以“卖油分红”名义拉客

时间:2016-09-21 12:58:44 来源: 新京报(北京) 作者:麻袋 点击:968

9月10日,有投资者向新京报经济调查组反映称,其投资的博邦商城通过“微信商城”的形式,吸引消费者前往购买茶油,并声称能得到相应的投资分红。但该微信商城在前段时间突然关闭,公司有关负责人也联系不上。

据投资者介绍,博邦商城宣称投资人投资7200元,便能得到返利2.2万元。更具诱惑力的是,如果推荐新的投资者加入,自己的投资层级也能提升,并获得更多分红。

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在这种分红模式刺激下,通过熟人圈的传播、租用实体企业办公楼组织参观、返还虚拟货币收益等形式,博邦商城疯狂扩张了两个多月,5月25日深夜“突然”关闭。

“我们的钱到底去哪儿了?还能不能要回来?”目前已有一些投资者向警方报案。据淮安警方9月18日透露,有部分来登记的投资者都受理了,最后反映到市经侦支队。

9月20日,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联系到腾讯集团市场与公关部,该部门一工作人员回复称,近年来微信平台发现有用户在利用微信关系链,通过微信公众账号、微信支付实施网络传销、高额返现返利欺诈等违法行为。此前,腾讯公司安全团队配合警方对相关违法行为展开了严厉打击,腾讯公司将持续加大打击力度。

“拉人”分红模式

初阶

VIP消费商

个人消费金额达到7200元

200元/天,35天

回本后,如果依旧没有发展暂时降低每天分红为50元

如果推荐新会员,按照动态收入来结算分到2.2万元出局

初级经销商

有1个VIP消费商(即推荐1人)

300元/天,分到4.5万元出局

高级经销商

+有3个VIP消费商

+1个消费者

(即购买1200元的油茶产品)

400元/天,分到9万元出局

进阶

初级投资商

+累计业绩达到8.76万元

+一级分店有11个VIP消费商

+1个消费者

1500元/天,分到25万元出局

高级投资商

+累计业绩达到40.92万元

+一级分店有4个初级投资商

+7个VIP消费商

+1个消费者

5000元/天,分到125万元出局

高阶

股东商

+累计业绩达到249.36万元

+一级分店有5个高级投资商

+5个初级投资商

+2个消费者

3万元/天,分到331万元出局

博邦商城的“熟人圈”营销

关注公众号购买套餐,填写信息后系统生成二维码名片,可分享给他人购买,通过朋友、亲戚、同学间的熟人圈“扩散”。

“购买博邦商城7200元的茶籽油和砖茶,可以每天返现,直至返到22000元为止。”

2016年4月,方羽向同学刘娟(化名)推荐了可通过消费返现每天获得分红的博邦商城。“有这样的好事?”面对刘娟的疑惑,方羽表示自己毕业后靠博邦商城挣了不少钱,已准备购房。方羽还向其发送了许多博邦商城的资料,并将其拉进一微信群。

据投资者林晨(化名)介绍,用户可在搜索关注“博邦商城”公众号进入“会员中心”,点击左下角的“商城首页”,选择7200元的套餐并买入,可得到富硒茶籽油和红伏砖各6盒。填写信息完成后,系统会生成带有自己微信二维码的博邦商城用户名片,可分享给他人购买。

在博邦商城的宣传中,这样的互联网商城可以每天向全球的投资者发放分红。而这种朋友、亲戚、同学之间构成的熟人圈使博邦商城的推广范围不断扩大。

张亮和刘娟在同一个微信群。“我是朋友介绍接触到博邦的,朋友的上线的上线的上线是方羽。”张亮介绍,方羽为安徽滁州天长市的博邦高级投资商,也是一个博邦投资者微信群的群主,“群里有方羽发展的人,也有方羽发展的投资者发展的人”。

方羽的名字同样出现在林晨的口中。林晨描述称,虽对方羽了解不多,但加了微信,知道她是“很早加入”、“级别很高”、“赚了很多钱”的90后女生。

相对于更高级别的上线,林晨更多提到的是自己的推荐人——同学的婶婶周女士。“相信我吗?给你介绍个轻松赚钱的事情。”江苏常州的周女士在5月6日通过微信向身在广东的林晨介绍博邦商城,她告诉林晨,除了投资回报和分红外,“越早越好!”、“每天限制500人”、“3月份开始的现在已经有一万多人了”这些话语让博邦商城被贴上抢手货的标签。

新京报记者通过林晨联系到方羽,对方通过微信表示,其并不是博邦商城的投资者。随后记者致电方羽,在听到记者提及“博邦”二字后便挂断电话。此后,记者多次拨打该电话,或显示正在通话中,或被挂断。

高收益“拉人”分红模式

根据拉人和消费不同,分为多个分红等级,最高级别的是股东商,每天分红大概在30000元左右。

张亮和刘娟都表示,被博邦的高收益吸引并做了投资。

“VIP消费商个人消费金额达到7200元,每天全球分红大概在200元左右,分到35天。本钱回来后,如果依旧没有发展,暂时降低每天分红为50元;如果推荐新会员,按照动态收入来结算,分到22000元出局。”张亮向记者展示了博邦声称的分红模式。

多位投资者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这一分红模式大致为,在经销商阶段,有1个VIP消费商(即推荐1人)的初级经销商可每天分红300元左右,分到45000元出局;有3个VIP消费商加1个消费者(即购买1200元的油茶产品)可成为高级经销商,每天分红400元,分到90000元出局。

经销商更高一级是投资商。累计业绩达到87600元,一级分店有11个VIP消费商加1个消费者,晋升为初级投资商,每天分红大概在1500元左右,分到25万元出局;而累计业绩达到40.92万元,一级分店有4个初级投资商外加7个VIP消费商和1个消费者,可晋升为高级投资商,每天分红约在5000元左右,到125万出局。

最高级别的是股东商。累计业绩达到249.36万元,一级分店有5个高级投资商加5个初级投资商加2个消费者,可晋升为股东级别,每天分红大概在30000元左右,分到331万元出局。

方羽发给刘娟的奖金制度也与上述制度相符。

“等级不同,返现不一样。”张亮为了晋升到初级投资商,获得更多收益,前后追加了6次7200元的投资,又向朋友介绍了4单投资。“一共11次投资,正好达到初级投资商的要求。”

而林晨在投资一单过后,也向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一位朋友和叔叔推荐了博邦商城。但因为把叔叔的推荐人放在了妈妈的名下,自己目前还是初级经销商。

在层层的级别设置下,接触博邦商城较早或者发展投资者较快的一批人,便成为股东商的潜在人群,投资者可以在积分排行榜靠前的位置找到这些股东的排名。

以虚拟货币“米米”兑现收益

下级将收到的“米米”发送给上级换取现金,提现规则众多,包括每个ID每周只能操作一次、须扣5%手续费等。

听起来如此诱人的分红收益,投资者实际上需要通过被称为“米米”的虚拟货币兑现,会面临“打折”。

刘娟发来的商城截屏显示,在会员中心的“账目明细”一栏中有“可用XX米米”字样。“我把7200元打给方羽,方羽转7200元的米米到我的账户,但是这7200元的米米不能提现,变成了7200元的积分。”刘娟说,积分累计后可以购买商城内商品。

每天零时刚过,博邦商城准时将“米米”发到投资的客户,这渐渐打消了刘娟和张亮的疑虑。“第一周每天返现160米米,此后每天返现140米米或者144米米。”刘娟表示。

刘娟此后将收到的米米发送给上级方羽来换取现金,“团队里有人专门来收米米,自己也可以提现,但手续费较高。”

林晨提供的米米提现规则条目众多,包括“博邦商城周一至周五提供佣金提现处理,到账周期为一周,每个ID每周只能操作一次,且提现金额必须为100的倍数,手续费扣5%。”她表示,自己并未提现过。

刘娟则透露,其共投入21600元,收到5000多元返现;张亮共投入50400元,收到返现12000元左右。

带投资者考察“别人家”的基地

博邦商城带投资者到博邦农林生产基地考察,投资者“以为有实体”,博邦农林称博邦商城与其无关系。

与张亮和刘娟稍有不同的是,林晨是在犹豫了3天之后才试投一单,并做了事前功课。

“当初不是说一下就投,我在网上查了下,有说可能是骗子,但我还查到其他消息。我在网上查到博邦农林科技这家公司的董事长的报道,觉得董事长这么好,应该不是骗人的。”在林晨的脑海中,博邦商城的不少宣传让自己相信其和博邦农林科技是一个公司。

据官网介绍,湖南博邦农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茶籽油种植、加工、生产、销售及科研开发于一体的高科技股份制企业,始建于2012年,2014年由湖南好人“廖厂长”掌舵,其旗下的油茶籽油品牌“廖厂长”和“桃花源”在2015年面市,并于当年全面开启“互联网+销售”模式。

根据博邦农林科技官网显示的电话,新京报记者联系到该公司办公室吴主任,吴主任表示:“博邦商城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是提供油而已,他们买我们的油。”

博邦商城微信公众号的认证详情显示,其所属企业的全称为“湖南博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7日,经营范围包括:农产品的互联网销售,米、面制品及食用油等批发,1月15日完成微信认证。

“博邦农林科技在湖南有很多茶树林,有很多人去当地考察,拍过很多照片。”林晨表示,博邦商城在公众号上登过投资者在当地考察拍的照片,“感觉很真实”,也常看到投资者发的在当地考察的小视频,“我以为博邦商城有实体”。

博邦农林科技官网显示,其位于湖南桃源县漳江镇官家坪居委会新石路创业园1号。新京报记者联系上一位到该处考察过的投资者李超(化名),李超称,自己参与比较早,当时接待的人是博弈电子商务的董事长肖向东。

李超在朋友圈发了和肖向东在博邦农林科技大门口的合影,还有一些博邦生产基地内部、茶油样品的照片,时间为5月14日。另一位等级较高的股东商刘新华透露,当时去过博邦农林科技参观,接待的也是肖向东。

“博邦商城带人考察,都是博弈公司接待。”博邦农林科技吴主任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博弈公司租用了博邦农林科技位于创业园1号的6层办公楼的第2层,今年3月份搬过去,也是当月开始运营的。

据吴主任介绍,博邦商城在租用的办公楼里没有挂任何牌子,营业执照也只是挂在办公室里,办公楼的后面是生产基地。“他们考察的时候,只是参观了我们的生产基地。毕竟我们是做油的,目的是把油销售出去,你来宣传我们,我们何必不让宣传?”

而对于此前博弈是否说明租用办公楼的用处,吴主任称,自己并不清楚,是和老板签的合同。

一位投资者向记者提供早前工商查询的结果显示,博弈公司的注册地为长沙市天心区芙蓉中路,法人代表为刘新立。刘新华称,刘新立只是负责财务,博弈公司的董事长为肖向东。9月16日,记者通过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搜索湖南博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无搜索结果显示。

博邦商城微信公号半夜关闭

发声明称暂停运营,8月份全新升级,但截至目前均未重新上线。

5月25日凌晨1点31分,博邦微信公众号发布两条声明后关闭,令投资者们惊慌失措。

5月24日,张亮刚完成第11单,正式成为博邦的初级经销商。而刘娟刚在5月20日、23日分别两次汇款7200元,准备获得更多收益。刘新华称自己是在关闭时刚刚升至股东商。

以博邦商城董事长肖总名义发布的一声明称:“目前因为博邦商城的日益火爆,市面上出现很多山寨版的类似 博帮商城 的平台,在整个市场上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和相关部门的关注。为规避风险,让广大会员能有持续长久的收益,博邦商城先只能暂停运营。如果大家一起能支持一把!我们将在8月份全新升级运营。”

关闭后的当天早上,林晨就发现了。“当时群里级别比较高的人出来抚慰人心,说公司不会跑的,6月份开始国家抓得比较严,避一下风头,8月份会开的。”不过,林晨并不相信,当时就觉得被骗了,但后来投资者都被移出了群。

林晨上述级别较高的人是股东商,她提供的积分截图显示,排名靠前的都是股东商,刘新华位于第三位,前两位分别为赵天佑和韩杰。

李超曾在推广中声称对接商城董事,他表示,事发后一直跟肖向东等人联系,“几个老板都跑掉了,没有一个人出来承担责任的”。

时间推移到8月底,博邦商城还未重新上线,刘娟才意识到她真的上当了。而此前在关闭的这段时间内,她不定期登录博邦微信公号,查看平台是否开启。最初她还能联系到方羽,目前则已完全联系不上。

警方称已受理来登记的投资者

博邦商城公号客服电话已成“空号”,相关负责人“失联”,部分投资者组成维权群并报警。

不甘心的刘娟试图拨打博邦商城公号显示的客服电话,拨过去提示空号。“也去派出所报了案,但警方一直未给消息。”与刘娟一样,不少投资者在博邦商城公号关闭后,都选择报警。张亮在6月10日前往天长市公安局报案,但也还没有回信。

新京报记者在9月16日和17日多次拨打博邦商城客服电话,但回应均是“号码不存在”。此后,接触过肖向东的李超提供了肖的手机号,但记者拨打时该号码已停机。而张亮发来的排名第一的股东商赵天佑的手机号,也已暂停服务。

张亮表示:“前期把我们的资金套进去,系统放给我们米米。这样前面投资者的钱发给后面的投资者,最后一定崩盘。”

博邦农林科技吴主任称,“刚开始有很多人来公司找我们,我们也配合相关职能部门解释清楚。我们也是受害者。”据其描述,博弈公司在5月份搬走,租用合同还没到期,相关费用也没结清,但现在也联系不上,当时报了警。

“我们家的亲戚都是我垫付的,垫了几十单,三十多万元。”股东商第三名的刘新华称,再次投入让自己亏损很多,她也选择报警。

同样加入较早的李超称,自己虽然没有亏钱,但都补给了下面的人,每个人2000元,补了20人。

新京报记者进入一个淮安投资者组成的维权群,该群有超过200人,其中一些已经报过警。淮安市深圳路派出所的李海洋副所长9月18日介绍,有部分来登记的投资者都受理了,最后反映到市经侦支队。随后记者联系淮安市经侦支队,但被告知需要先和市公安局新闻中心联系,市公安局新闻中心告知记者需要先与省公安厅新闻中心联系。9月1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江苏省公安厅,但两次转接至公安厅新闻中心都无人应答。

律师解读

“博邦商城运营模式涉嫌传销”

针对博邦商城一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

新京报:博邦商城的运营模式是否涉嫌传销?

韩骁: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传销行为是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行为。

在博邦商城运营模式构成了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此外,根据博邦商城的行为可以判断博邦商城构成了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因此根据《禁止传销条例》,博邦商城涉嫌构成传销行为。

王永杰:博邦商城可能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组织领导传销。博邦商城以出售茶油为名,承诺返利,该行为本质上是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吸收存款,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如经查实,博邦商城在上述行为中有诈骗行为,比如转移财产、携款潜逃等,则涉嫌集资诈骗。博邦商城要求参加者以购买商品取得资格并逐级返利,符合传销的本质特征,涉嫌组织、领导传销。

新京报:投资者应该如何维权?

韩骁:投资者应当立即去往居住地或户口所在地报警,且投资者应注意对证据的收集与保存,比如支付资金的凭证、对方的账号、微信号、手机号、红包支付截图等。

王永杰:投资者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要求公安机关向博邦商城追回赃款。

行业

发展下线、多级分销传销转向互联网

博邦商城的运营模式并非孤例。微信朋友圈、微信群、微信公号在互联网大潮中也逐渐成为传销模式的新“领地”。

近日,有消费者张女士向新京报反映有朋友在微信朋友圈售卖一种名为“四季优美随便果”的产品。而该产品的售卖方式同样属于“拉人头式”的运营模式。随便果代理层级由下至上分别为三级、二级、一级、总代,其中根据投资者的提货数量而界定其级别。而成为最高级别的总代需同时满足两个“指标”,除了销售额的硬性指标,个人代理团队需达到100人以上,发展至少5名一级代理。多位律师和专家认为,上述运营模式涉嫌传销。

实际上,近年来腾讯平台也发现了有用户利用微信关系链,通过微信公众账号、微信支付实施网络传销、高额返现返利欺诈等违法行为。此前,腾讯公司安全团队配合警方对相关违法行为展开打击。

另据央视报道,号称“亚洲催眠大师”的陈志华曾打着“微信营销、月入百万”的口号,以手机微信为平台,声称缴纳59800元的代理费,每天只要转发微信营销课程,拉更多人来听课,就能月入百万。

麻袋反传销工作室由反传销知名人士麻袋于2008年创建,是专业的反传销机构,可协助传销受害者家属进行实地解救传销痴迷者,并可对传销痴迷者进行反洗脑心理疏导工作。 麻袋反传销网提示:凡是缴纳入门费2800元,2900元,3000元,3800元,3900元,33500元,36800元,69800元等,以五级三阶制为计算返利制度,打着连锁销售,资本运作,阳光工程,商务商会运作,网络营销等都是传销,望大家提高警惕,不要上当受骗。

相关文章